2017臺北藝穗節 <<三生>>

21370851_10209970724246070_3317508215065699188_nI. 文字: 黃健育
演出時間:2017.9.2, 2:30PM
地點: 濕地Venue- B1

作品裡包含了光影、裝置、聲音、肢體、織品、煙霧、溫度等等要素,兩個光源透過透鏡聚焦在中央由類似尼龍材質的線所構成的錐形體,過程中不時在線面上投射出狀似莫比斯圓環的圖形,再加上兩股錐形光的形象,彷彿象徵著永無止盡的循環。
兩位演出者一開始站在光源之內,帶著昆蟲般的著物與姿態慢慢動作,隨著演出者的聲音、噪音、煙機、菱鏡轉速變化的加入,兩人之間發生了共鳴、對抗、糾結、壓制之類的連結。最後他們褪下身上的織品,離開了光區,跳脫了循環。不知怎的,我想到了週期蟬,孵化後在土壤中歷經長久的蟄伏,只綻放短暫的璀璨。
這次演出好像更清楚看見了子寧對於生命的詮釋,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共創,但總覺得子寧的意識很強烈。站在場邊感受他們的世界、被菱鏡映射到身上的刻度、煙霧與噪音構成的漩渦,身體也慢慢熱了起來。我好像是第一次用自己在場域裡的關係來閱讀作品,不曉得是不是身體真的讀懂了什麼。

攝影/林蔚圻

———————————————————————–

21167557_276637922824685_7282196725106869239_oII. 文字: 王孟涵
演出時間:2017.9.2, 2:30PM
地點: 濕地Venue- B1

萬物之初
我兩兀自摸索
共舞 互相引領
崇敬 不遠不近
交會 又 分離

以上,是我看完這齣戲自己幻想的小詩

《三生》並非一般劇情走向的作品,它營造了一個很美很迷幻的空間:

兩個光源、兩面凸透鏡、像鋼鐵聖誕樹由中間往外落下圍成一圈成為圓錐狀的簍空鐵籠,裡面是三菱鏡。
黑暗的空間,冰冷的空氣,不斷從上方傳遞過來、桌椅的拖拉聲響。
兩位演員緩步前進,時間彷若停止,隨著光線一起凝結在這個奇特的空間。

開始的時候,兩個雙眼發光的生物,緩步前進,好像是在尋找彼此,但交會時又好像互不理會,摀著發光的雙眼像是有什麼不願看見。
漸漸地空間裡開始出現各種聲響,乎近乎遠
像夜鶯的啼叫,又像沒上油的鞦韆
ㄍㄧ ㄍㄧ ㄍㄧ
然後生物之一開始從喉頭發出訊號、喘息,漸漸拉長、漸漸吟唱。另一位隨著這訊號抖動、舞蹈。一位結束,換成另一位。

這邊要特別提一下,男演員的聲音變化讓我很驚奇,原來人還可以發出像機器又像生物的聲響;女演員的聲音像黃鶯,莫名讓人憐惜。

當兩個生物交會的時候,因為頭上發著的光,從圓錐鐵籠兩側投射,遠看會發現有兩個不同角度的圓彼此交錯,很是有趣。

到後面一個橋段,當生物的眼不再發光,霧起、燈亮、中間的圓錐讓我想到生命樹、能量水晶之類充滿奇幻魔力的物件,而兩位演員像受吸引的初始生命,像外星人,又像土著。圍繞著它、像是跳著崇拜的舞蹈。

有些音效很重,搶奪了整個空間(很嚇人),然後又配合著光線的變化,一點,一點,漸漸走遠。

我承認在看這部作品時,腦袋內「什麼啊快放我走」跟「哇喔好酷好精彩還有什麼」這兩個想法大約占各半XD

回到家才補看節目冊想明白我剛到底看了什麼,不過看來劇情本就不是重點,因為在這個奇幻空間中所感受到的每次顫動,就是它的精髓所在吧。

攝影/林蔚圻

———————————————————————–

<<三生>> 演職人員

裝置:洪梓倪
肢體:林子寧、梁俊文
織物:黃晴怡
影像:林蔚圻
主視覺:陳睦勻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