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關於現今媒體的現象,我在進行一個剪貼的動作》

1
演出單位:可揚與他的快樂夥伴
演出時間:2016/01/24 19:30
演出地點:微遠虎山
文/邱珮甄

在真的「微遠」的虎山山腰,坐落一個小小的廟宇改造的演出場地,當天四處傳來「台北下雪」的照片與訊息,室外溫度下探5度的寒冷天氣,表演單位在廟宇外生起了火,除了可以取暖之外,也有種儀式即將開始的感覺。

廳堂門口一處貼滿了報紙,一處用黑板筆畫下台灣圖像並寫著「是的,關於現今媒體的現象,我在進行一個剪貼的動作」,很難想像廳堂內部會呈現什麼樣貌。一進入,觀眾坐在面對面的兩側,可以明顯看見三位演員在廳堂的台上進行一些「動作」,並經由另一名(當時還不確定是主持人還是演員還是什麼身分的)人士告知大家歡迎「進行拍照的動作」,整個宣布不斷充斥著「進行一個blablabla的動作」,除了呼應表演主題之外,也間接呈現(反諷)了當代新聞媒體的用語。人士除了告知大家可以隨意拍照之外,也順便告訴大家三位在台上的「雕像」所代表的身分 – 福(胡)、祿(鹿)、壽(瘦),更順便地諷刺了黑箱、鹿茸、美的代表。此處已經造成觀眾不斷捧腹大笑,畢竟都是近期十分耳熟能詳的媒體哏。許多觀眾離席拍照,有的甚至跑上台與三名福祿壽「進行一個自拍的動作」,這畫面荒謬但忠實著呈現智慧型產品、社群網路發達的現今社會樣貌。

私認為從觀眾一進場就已經算是演出開始,雖然後面有真正的段落演出,演出前由宣布可以拍照的人士向三位福祿壽進行膜拜,令人有種神化、造神的感覺。演出前的announce除了中文之外還包含了刻意強調英文腔調的英文翻譯,除了當然很好笑之外也真正反映了崇洋的現況(?)(說到這最近才發現捷運的站名原先是中文-台語-客語-英文的順序變成了中文-英文-台語-客語)。演出內容則包含各種近期大家熟悉的媒體新聞再現,像是洪仲丘事件、周子瑜事件、做好做滿、秒買秒退、中國好聲音等等。當然除了令人不禁莞爾甚或捧腹大笑的諷刺之外,也在些許時刻帶著淡淡的心酸,比方說四名舞者在一開始的身體舞動時就很明顯的分成3+1個組合,由其中一名演員單獨在角落舞動身體,而後四位演員開始摀耳、慢步、閱讀,甚至出現了麥克風,所有拿到麥克風得人都可以、都有權(互相)指控,但最後那3+1的3終究禁止了1的發言(其發言內容包含各式現實但或許是當今政府不願讓民眾知道的真相),而1最後被一面中華民國國旗包住,國家武器的擁抱安撫使他最終安靜了下來。接著呈現周子瑜的發言,旁邊搭配著黃安的音樂,最後發表自殺宣言,最終倒在地上由國旗蓋住死去。將洪仲丘事件、周子瑜道歉聲明、反課綱人士林冠華的自殺、(甚至我覺得也可以加上前陣子台大生掐死貓咪的新聞)三者做了拼貼,其中的諷刺固然幽默,因為在「1」死去時那另外3位扮演了參與社會運動的大眾們,真正的真相似乎不再重要,「進行一個打卡自拍上傳」好像有參與社會運動的動作似乎成為流行文化,並對死者說「你會讓台灣更好」這句疑問重重的一句話更加令人鼻酸。

以上段落是整場演出佔時最長也最令人感慨的段落。後面包含現今對「美」的定義,男神與女神的出現,除了音樂完美的和演出結合之外,也讓觀眾看見所謂的「造神」過程是如此的粗糙荒謬。胸部與「奶」、林鳳營與統一布丁的端出,反映著大眾不斷想營造「正義」的形象,然而「正義」又是什麼?誰可以定義正義呢?演員們噴射著的「泡泡」似乎象徵著這些媒體新聞都將如法炮製、光彩炫目、並一閃即逝。

演出最後由第五名演員用1分鐘的時間唸出了今日所有的段落,速度之快他到底在說什麼,而我們到底看到了什麼、又聽到了什麼?除了笑料以外,這些「拼貼」能讓我們帶回去什麼?我想這是導演希望能夠傳達的目的。

《是的,關於現今媒體的現象,我在進行一個剪貼的動作》真的是將現今媒體的現象做了許多的拼貼,但忠實的拼貼之外,私認為某些地方象徵性可以再強些,有些拼貼過於真實呈現,雖然易懂但總有種少了一點聯想的空間。但這個作品從劇本概念、導演手法、到演員表現都十分完整,並且是可以不斷進行改編與重製的,令人期待再次加演(?)會呈現的樣貌。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