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林奕華:恨嫁家族

 

 

文字: 吉米不蘭卡
網站: La Casa de JimmyBlanca

時間:2016.1.1 7:30PM

名稱:非常林奕華  恨嫁家族
地點:國家戲劇院

2014年底《紅樓夢》的驚嚇還在,卻還是因著謝盈萱買了《恨嫁家族》的票。很直白膚淺的說,《恨嫁家族》其實還算好看,畢竟這一鍋演員是真的能看:許久不見的王世緯,即便她是第一次站上國家劇院,開場時一段母親說著原生家族的過去 (說的還是靈媒的故事),邊走邊靈活切換角色,頓時讓我覺得劇場有世緯真好 (而且世緯在舞台上好瘦好正);四妹葉麗嘉的假性美滿婚姻,總在被催眠後一股腦兒的托出。演員在天真與邪惡的光譜之間猶疑徘徊,收放自如,很難讓人不喜歡;這是第幾次在林奕華的作品裡看到時一修扮女裝?我很喜歡管家的角色,還是個高大有九頭身的管家,俐落且認真地守護著破碎的家庭,如數家珍卻又百般無奈的照料著根本就是自個兒心頭肉的小姐們。雖然劇裡沒有單獨給管家的段落,但每一個管家和四姐妹的互動都很讓人溫暖。放蕩卻脆弱的二妹 (朱家儀飾)、找不到方向的老三 (鄧九雲飾)、憤恨前來復仇的前度 (朱宏章飾)、三八又貼心的閨蜜 (戴旻學飾)、讓人心癢難耐的勾引者 (黃健瑋飾),以及背負著工作、家庭與情感壓力的大姐 (謝盈萱飾) 等,這台演員真是好。

雖然每一個章節的對手戲都有張力與爆點,但看完上半場卻覺得好累好疲倦:角色的恨真的這麼深,真的其來有自嗎?非得要用毀滅性的方式來說故事,才能說得深、說得透嗎?的確,每一個章節的對手戲都看得過癮,但仔細想想,那些用力的立足點究竟在哪裡?

從家族的根本看起,母親只認第一個女兒,後來的都不認。是生不出兒子而自責,還是男方家族不認這個嫁進來的女人?設定上,因為母親精神狀況的不穩定,連帶使得家中的女兒們都不快樂。然而,從角色上的書寫,我只能感受到母親與大姐之間的連結。至於二妹的浪蕩、三妹的傻勁、四妹的自殘,某種程度上似乎有要將禍首歸因於大姐的控制慾與母親的忽略,但著墨處很少。如:我還是搞不清楚為何二妹要睡了大姐的前男友,出於嫉妒還憤怒?三妹跟個中提琴手 (王宏元飾) 聊個天就要私奔人家是樂器潤飾樂曲,不是要你人去當別人人生的點綴。至於四妹怎麼嫁的,又為什麼最早嫁、嫁到不開心殺夫還要隱瞞?這些個性格的偏激,好似突然間就冒出來,然後潑辣地灑給觀眾,卻沒個鋪陳與起點。

節目單裡頭寫到:「恨嫁是廣東話,廣東人用恨代表強烈的渴望。恨嫁做為俚語,暗示的是渴望結婚的女性,連對象也沒有……恨嫁一語所以包含諷刺意味,正是因為他指涉更實際的問題:個人條件。而在什麼都講條件的文化裡,欠缺條件,就很難獲得認同。恨嫁在戲中是個比喻,它標示這種焦慮 (個人條件) 背後的元兇:被認同,而且是被很多很多不認識、不關心、不愛自己的人所認同。在這份渴望背後,則是害怕被別人拒絕。」

若《恨嫁家族》的重點在於認同二字,認同了自己,成熟了自己,進而學著去愛與包容 (尾聲的標題正好是〈戀愛開始了〉),那我真是不解為何大姐最後還是嫁了?從家人來看,除了大姐幫四妹處理兇殺案一事,我並沒有看到姊妹間的理解與和解;和她的眾多男人們,不管是和前度還是勾引者,甚至是象徵父親形象的避雨的人 (王捷仟飾),也並無放下釋放之意 (我不認同母親褪下戒指是種解放,因為那只是行為上的脫去,而非精神上的原諒)。至於跟父親的兒子 (趙逸嵐飾) 聯盟一段,抱歉,雖然小八很帥很可愛,我只覺得這角色可有可無……

至於生不出兒子就被冷凍、大女兒哭著「對不起我不是男生」、愛不到就跑來婚禮放話的前男友、無法當上董事長就上董事長也好的勾引者、不小心把老公打得頭破血流就慌了的潛逃出境、還有把處女當成可以給與不給的禮物與懲罰等,好的,這家人真的是奇葩的亂七八糟,集所有不可能的情節於一身啊!

回到很膚淺的一開始的提問,《恨嫁家族》到底好不好看?是一齣好看煽情的肥皂劇就是!

後記…
1. 這首《外面的世界》選得很好…「我依然等待你的歸期」,在等的不一定是個特別的人,可能是還在外頭流浪的自己的野性與不羈,還有欠缺的,自我認同。

2. 演員在序的〈我沒結婚〉一段,最後分成了兩小批。其中有一批人數比較少的是王世緯+劉嘉騏+黃健瑋,應該是指這三個演員在現實生活中已為人妻人夫吧!世緯還默默的從大群走到小群去,笑倒我~~

3. 王世緯曾在獨腳戲《鬼扯》裡飾演過靈媒。

 

 

來源連結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