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舞製作團隊:浮花

 

 

文字: 吉米不蘭卡
網站: La Casa de JimmyBlanca

時間:2015.12.25 7:30PM

名稱:丞舞製作團隊  浮花
地點:水源劇場
NOTE:文中劇照為攝影師陳長志所拍攝

《浮花》不是好看,是超好看我想起今年初看羅莎舞團Rosas《Drumming》時的激動與爽快,即便第一段的緩慢讓我感覺疲累,但從第二段開始,腦袋越來越清楚,眼前也越來越亮;並不是場上真的變亮,而是清醒舒暢的清晰感貫流。「就是這個感覺!就是這個感覺!」那種捨不得閉眼,好奇著場上流動的一切,想要一直一直看下去的慾望。因為興奮的程度隨著演出的進行不停加乘,只得握緊拳頭,拼命讓自己冷靜。然而,不管緊握的指甲用力在掌心刻下印痕,我依舊是在心裡吶喊:誰快來抓住我,穩住我,我才不會不小心失足跌落!

舞作原是僅有兩名舞者的10分鐘短篇,回台灣演出的版本將編制加到8人,長度也增長到60分鐘。雖說編舞家2是從民間信仰的水燈發想,我反而沒朝那兒想去。不管男女舞者,一律穿上純白的蓬鬆紗裙,但又因為紗裙只有簡單的結構,沒了華麗的裙身外觀與上半身,使得整體的造型給人一種脆弱的感覺 (OS: 衣服穿一半很可憐?!)編舞家與音樂設計兩者間的合作非常成功,使得肢體律動與音樂節奏的關係十分細膩。不管是動作還聲響,都大量結合傳統的民間宗廟儀式。因此,西方紗裙的柔弱欲墜 (舞者本身),與東方信仰的強勢介入 (動作與音樂),使得畫面非常衝突,既詭異又有著獨特的美感;有時肌肉繃緊滿是準備爆衝的力量,有時卻又幽幽的搖擺著好似一切都無所謂。但不管是哪一種,都一樣好看極了。


一開始的宣傳,視覺主打的就是由兩名舞者組成的,看起來不那麼協調的巨人:小巧的頭顱、細瘦的上肢與軀幹,卻有著好長比例的下身,以及粗壯的腿部。當二合為一的人物出現並隨著音樂移動擺盪時,總讓我想起踩著高蹺或身著神像造型上身走路的廟會成員,只不過是顛倒版。雖然說底下支撐的男舞者不會是盲走,但不知為何,這個人物走路時總有個不知從何而來的逗趣感。特別是兩名巨人出現時,感覺上半段的女舞者嘰嘰喳喳的用手臂對話,下半段的男舞者也忙碌地用富有節拍感的小腿聊天。因為行走時會搭著音樂一起,是很有節拍的一拍一個移動;又粗壯的腿部與纖細的手臂,還有隨之搖晃的紗裙,三者同在一個個體上,充滿曲線的嬌媚行走。不只有趣幽默,還存在讓人不知該哭還笑的荒謬感:到底是誰領著誰移動呢?

演出的一開始,投影幕便打著"Is it we who have created life?" 直到最後一幕,聚光燈打向定住不動的舞者們:他們身上的紗裙已經掉落,僅剩無保留的膚色軀體。此時,一整段文字才完整打出“Is it we who have created life? or is it your life lead you." 經過了近40分鐘的拼搏,舞者們幾乎是氣力用盡,以一種驕傲卻脆弱毫無防備的姿態停格在舞台上。在留給觀眾消化舞作與句子的靜默裡,我必須要抓著心臟以防他忘記跳動。悶住的眼淚在那一刻代表心臟漏跳的一拍,再也無法止住的宣洩情緒。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臉上的淚痕證明了作品的強大與衝擊人心,已然溢於言表。

從演出後播放的影像得知,丞舞製作團隊於2016年會有不少作品推出。拜託,在出國比賽之餘,也請在台灣演出,畢竟這是太令人期待的團隊了啊!

是說,有沒有人這星期天有票但不能去的,賣我賣我,我好想去看第二次啊!






來源連結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