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臺北藝穗節──日劇團《小孩》

文字: 于善祿
網站: LULUSHARP

時間:2015年9月11日,週五15:30
地點:Solo Singer Life

戲的開頭五分鐘左右,就覺得有一、兩個地方怪怪的,像是女子「小乖」趙武佳(黃琦勝飾)撥打觸控式手機,手機面板的冷光並沒有亮(這也許是我太吹毛求疵了,但其實現在很多有使用到手機的劇場演出,演員多半都會將手機真的開啟),或者是男子,他說他是「大安分局周政昌」(張文易飾),但是卻沒有在進入女子家客廳的第一時刻便出示警員識別證或警徽,便如此登堂入室,而且突如其來地逼問的女子一堆問題之後,才終於出示。

當然,戲看下去,才慢慢知道,這些「怪怪」之處,都算是合理的,因為這根本就是一對痛失愛子的年輕夫妻,透過角色扮演遊戲,其幾個情緒上的轉折,來面對那一段痛徹心扉的歷程,像是男子只要將警帽取下,就是丈夫;在男子的盤問之下,女子漸漸失去理智,完全陷入喪子之痛之中;到最後,竟是丈夫問妻子說「準備好了嗎?」妻子說好了,丈夫便以抱枕將妻子悶死,助其解脫痛苦,然後再報警自首。

這一系列的對話與情境轉折,都在快節奏裡一一完成,對話的內容與演員的表現,的確可圈可點,能夠一直吸引觀眾的目光。兩位演員對我而言,都是劇場年輕的生面孔,但也似乎都有一些實務經歷了,表演沉穩、流暢。

導演陳昶旭對編劇傅凱羚如此層次多變的劇本(自從2007年在牯嶺街小劇場看過她的《太平洋瘋人院》之後,可參考http://mypaper.pchome.com.tw/yushanlu/post/1277735942,已經有好幾年沒在劇場中看到她的作品,現在似乎著力在影視劇本的編寫;去年出版了一本《太平洋瘋人院》劇本集,《小孩》一劇就收錄在其中),算是掌握得挺不錯的。

空間、場景、道具等佈置,其品味與氛圍,也和戲蠻搭的,利用原本Solo Singer Life的吧檯、窗戶、階梯、後門等,構成「風格溫馨、雅致,微顯凌亂」的起居空間,有一點點品特(Pinteresque)的戲劇味道。

有些戲劇系的表演課程,喜歡找國外劇本讓學生練習兩人的對手戲,像是《婚姻場景》、《備忘錄》等,看起來偶爾會覺得怪怪的。我都覺得如果可以,那些師生應該把些機會給國內的編劇及他們的作品,《小孩》是可以試試看的。

來源連結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