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重組‧郭德堡變奏曲》

名稱:身體重組‧郭德堡變奏曲(bODY_rEMIX/gOLDBERG_vARIATIONS)
演出:瑪麗‧書娜舞團(Compagnie Marie Chouinard)
日期:6月9日7:30PM
場地:國家劇院

究竟是命運的安排、檔期的遊戲,還是純屬巧合?怎麼就在《傑宏‧貝爾》之後,讓我看到了《身體重組‧郭德堡變奏曲》?書娜的最新作品給了我莫大的震撼!

第 一次看到同樣以法語思考的瑪麗‧書娜舞團,雖沒有任何文化特徵足以辨識她來自於加拿大魁北克省,但精湛、純粹、乾淨的舞蹈語彙、極端的華麗與頹喪、絕對的 古典與現代,在看似無懈可擊的芭蕾結構背後,以各種詭譎魅惑的支架與輔具,巧妙融鑄出完美與缺陷,釋放出濃重深厚的顛覆意味,將「身體重組」的精髓,以成 熟穩定的實驗結果,展現了法語人士擅於思惟的內涵。

若美是人體對稱的比例,是墊高了腳尖、伸長了腿,是流暢優雅的提手、抬腿、轉圈,是粉 紅或純白的蓬蓬裙,那麼這些完美的元素若只達到了一半,搭配裸體、柺杖、支架、把杆等象徵不平衡、不完整的缺陷,再加上皮帶、鐵環、繩索、黑色線條衣等暗 示束縛、晦暗、虐待的組合,會呈現出如何的矛盾與對比,而這種矛盾並置的解讀,又是何等多層次與豐富?可以是諷刺古典美中有著牢套殘缺的制式步伐,也可以 是歌詠美在暴虐陰影下不受束縛;可以是殘缺本身即具備了絕美,也可以是完美中隱含詭魅的危機;可以是現世求美卻醜的畸形現象,也可能預示了未來黑暗毀滅的 末日。

這個作品不管就實驗的目的或顛覆的對象,都有絕對顯著的基礎,不只是憑空囈想、為反動或叛逆舞蹈而編的作品。雖然看似嚴肅不可侵犯,但這樣的表演叫人尊重敬佩,也令人動容!

重 組與變奏是一體的兩面,就在肢體與音樂同時在既定的常軌上跳脫而又賦歸時,我們的思維與觀點也在舞者的輕盈流轉與堅硬碰撞間重新洗牌。但不可否認,上下半 場都有相似度高而偏長的片段,使舞作的節奏偏緩,作品的風貌也略顯平板,使觀眾的感官逐漸疲憊麻木。最怪異的一點是:全體舞者優異的演出,為這個作品灌注 大量的能量,但為求唯美而刻意瞼X的姿態,卻又在不知不覺間中,使觀眾在閃神的剎那間,瞥見了片刻流於表象膚淺的美。

所以,完美究竟是美,還是毒?

瑪麗‧書娜舞團的官方網站:
http://www.mariechouinard.com/flash.html
顧爾德於1955年錄製的《郭德堡變奏曲》版本也買得到:
http://www.books.com.tw/exep/cdfile.php?item=0020101091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