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京輝戲劇作品《兩隻狗的生活意見》

文字: 于善祿
網站: LULUSHARP

時間:2014年5月14日,週三19:30

地點:上海藝海劇院(上海市江寧路466號,與康定路交匯處)

這次到上海,在當地所蒐集到的演出訊息中,偶然發現孟京輝所導演的《兩隻狗的生活意見》正在藝海劇院演出,這座劇場離上戲不遠,我當下就決定要去看這演出;這戲是由孟京輝的太太廖一梅所編劇,聽過這齣戲很多年了,該戲也在大陸演出超過千場了,卻一直沒有機會看過,沒想到第一次現場看孟京輝導的戲就是這齣,而且是在上海。我在上戲南校門左側的「上戲劇院」售票處,透過東方票務售票系統(www.TICKET2010.com)買了當晚的票,已經是該場次的最後倒數第二張票,票價250元人民幣(約合1000元新台幣),看來票房賣座率挺好的。我甚至在演出現場,還拿到孟京輝的上海工作室在接下來的一季當中,連續演出四齣該團的戲,除了《兩隻狗的生活意見》(4月23日至5月18日)之外,尚包括《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5月21日至6月15日)、《一個無政府主義者的意外死亡》(6月18日至6月29日),以及《空中花園謀殺案》(7月16日至7月27日),類似這種團體與場地之間的駐館關係,在大陸也已經屢見不鮮。

表演在非常輕鬆、逗趣的開場歡迎式中漸次展開,兩人透過調侃少數遲到觀眾,讓早先就位的大部分觀眾享有稍多的笑果,被調侃的觀眾或許當下並不確知被調侃的笑點何在(因為他們多半還帶著遲到慌張的心情,在場館服務人員的帶引之下尋找座位),但很快地也就能融入漸漸建構的笑料包袱之中。兩位演員與觀眾反應之間的互動與即興默契相當純熟,在開場歡迎式中,其實也替觀眾的輕鬆看戲心情做好了準備,暖好了身體與笑聲,以迎接接下來兩個小時的插科打諢與幽默滑稽,時而夾帶對於當代大陸生活處境的諷刺針貶與憂傷抒懷,時而藉由音樂與懷舊讓觀眾暫時拋卻生活現實的壓力,紓釋解壓是這類戲劇的共同特點,聽說大陸將其稱之為「解壓戲劇」。

兩位演員扮演兩隻狗來福與旺財,或者說從狗的視角,演示兩隻狗離開純樸的家鄉,來到熙攘熱鬧的城市,懷抱遠大理想,尋找幸福生活的一路遭遇;表演分成的幾個段落,主要就是這一路遭遇的幾個場景與四處碰壁的橋段,每每遇到不如意處,就把媽媽的信拿出來唸幾段,試圖從親情的慰藉與鼓舞當中,重振力圖向上,似乎有那麼一點勵志的成份。

但通常就會拉回到與觀眾的互動上,瓦解掉這一絲絲的勵志感與親情慰藉的感傷,轉而繼續追逐物質慾望的興奮。一開始他們鎖定了坐在台下觀眾席第一排中間位置的一位觀眾,透過劇情的情境設計,讓這位觀眾在不同的時間點,「捐繳」出鈔票、錢包、公事包、西裝外套,甚至以他的名字玩出許多笑料,每一次都是兩隻狗遇到生活困境了,必須向台下觀眾「索討」,隨機選擇的觀眾幾乎促成這些臨機即興互動的最大笑料,而且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同一位觀眾,某種程度也是對於「剝削」的嘲弄;到了後來,兩隻狗更到台下搜括起前兩排觀眾的名牌包(因為他們認定買不起前排座位的觀眾,也沒什麼好搜括的)。諸如此類的互動,由於有笑料上的堆疊,所以每次都能夠締造一定程度的笑果,這幾乎已成了這場演出的一大亮點,不得不佩服兩位演員的即興逗笑功力。

來源連結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