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書娜舞團《奧菲歐與尤麗蒂茜》

作者:Tiffany

2008舞蹈春天/現代舞劇
2008年3月23日國家戲劇院

與其說此舞劇名為希臘神話的《奧菲歐與尤麗蒂茜》,不如更名為《十種跳奧菲歐與尤麗蒂茜的方式》來得適宜。

(我沒有真的細數啦,所謂“十種方式”只是一個大約的概數)

如我所建議的更名,舞團以多種方式重覆演繹這一枚以癡情聞名的希臘神話:

由一名舞者用吟誦方式說出故事大意,其他多名舞者舞出他所說到的人物和情節;

由一名舞者獨舞出她所提到的人物和情節;

由眾舞者反覆用不同的肢體方式和角度,去反覆推演這枚故事。

對吼!寫到這才熊熊想起還沒講故事大意,其實可能很多人都聽過,我大略提醒一下:擅用七絃琴吟詩唱誦的詩人奧菲歐,文采迷倒了天上、地下、人間(包括美麗的樹神尤麗蒂茜)。他與尤麗蒂茜相戀,就在兩人婚禮當天,尤麗蒂茜為逃避一群男子糾纏,而遭一條毒蛇咬傷殞命。

悲傷的奧菲歐決定冒險到冥府去帶回愛妻,他用七絃琴和歌聲撫慰了看守冥府的三頭犬(啊!三頭犬造型可參考《哈利波特》的電影啦,哈),順利進入冥府,並用過人的才華(同上,七絃琴藝搭配詩歌吟唱)和深情的決心,感動了冥王。

冥王答應他有機會帶愛妻回人間,但必需遵守他一個條件,就是回陽世的一路上絕不能回頭看尤麗蒂茜,否則仍將永遠失去尤麗蒂茜。奧菲歐答應了,他走在前,尤麗蒂茜跟隨在後,奧菲歐一路上都忍得住回頭的欲望,偏偏就在僅剩幾步路的時候,他鬆懈了,回頭一望,然後夫妻永別。

悲痛的奧菲歐便立誓從此以後只愛男人,結果激怒了酒神女祭司們,把他撕裂了,並砍下他的頭,丟到海裏浮沈。沒想到奧菲歐的頭邊在海上飄,還能邊唱詩歌,最後飄到愛琴海上的列斯保司島,詩人們因此建立神廟紀念他。

******

比較突出的是“說話者的方式”,皆是以肢體扭動做為語言發聲的起源和撞擊,等於創造出“說話也是一種舞蹈方式”的新視界,相當程度革除了說話之於舞劇的出離感。

後來反覆推演同一劇情,將眾所周知的故事變成了懸疑的《羅生門》,也就是說每一次再推演時,除了肢體和排列方式不同,連劇情也每次都出現了一點點不同,最後戳破了大夥兒的浪漫幻想,原來~這件事涉及背叛。

原版神話我剛已寫過了。至於舞團最後一版推演的版本,跟我以前想的接近,來講一講吧!

真正回到陽世的人是奧菲歐,所以人間流傳的版本只有奧菲歐的說法,根本沒有人有機會聽過尤麗蒂茜的說法。

然後,她的版本跟奧菲歐的一樣嗎?

又,誰的版本才是符合真相的?(有空請看看黑澤明的《羅生門》吧,是真的很棒的優品)

最後一版陳述的正是想說卻從來沒機會說、或想說卻不能說、或想說卻不知從何說起的尤麗蒂茜的立場。

有沒有想過,奧菲歐能通過一切未知的死亡威脅和暴力恐嚇進到冥府,還得到冥王的同情和允諾,卻敗在很爛的點忍不住回頭?!這不是很可疑嗎?不覺得同一個人的意志力強弱未免太懸殊了嗎?

可能原版神話在提醒我們要全程謹慎,不要功虧一簣。但有一個懷疑派的出現,追究著這個疑點,強烈懷疑奧菲歐並非真心想要尤麗蒂茜回來。或該說他本有此心,卻在最後關鍵時後悔,不確定自己真心想與對方共度一生。

善於琴藝和詩歌吟唱的詩人,也就是能以才華風靡眾人的奧菲歐,讓我想起現世裏有一些才子,自恃於歌唱才華,用作歌、唱歌去博取美女的歡心,但他只是想要有個平台愛現(施展才華和演癡情),其實他自己並沒有放真心下去,他只想在追求的過程中證明自己的能力,so一旦得到,很快他就會覺得沒意思而離去,覺得守著一個人,較難像從前有機會展現自己的才華和能力。

換句話說,有此特質的人,更需要有事業,好讓他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以證明自己來滿足自己,把才華和“達到目標後就換下一個目標”的特質發揮到善處。

若讓這種特質的人把談戀愛當事業在做,那他就會把才華和“達到目標後就換下一個目標”的特質發揮到追美女上,而害慘許多無辜美女。

奧菲歐有此過人才華,也習於接受眾人的仰慕。當他下冥府去尋妻時,他突破的種種過程,對別人來講是艱難,對他來講卻很享受那個突破的快感。等於“過程”就是他要的“目的”,大家都以為的“得回愛妻”的“目的”, 反而令他猶疑甚至後悔。看他一個回頭就謝謝再聯絡了,其意志力和能力跟之前的過程相比,表現簡直是判若兩人。

若將此原形套在現代夫妻關係來看,可能狀況更清楚:

某才子舌燦蓮花的把到某美女,但他背叛了美女,令美女悲傷的離開他,心情和兩人關係如同墜入地獄,幾乎是切八段了。

結果才子使盡渾身解數,重新得到美女給的最後一次復合機會,但條件是不能再背叛她(意即美女一人分飾冥王和尤麗蒂茜兩角)。才子答應了,卻偏偏還是背叛了她,所以永遠失去了某美女,而某美女甘願回地獄(寧願傷心、寧願徹底斷絕兩人關係),是不能也是不願再回到某才子身邊去。

然後奧菲歐還有一個極大的疑點,他因未能得回愛妻,而立誓從此只愛男人。

這兩件事分明是兩回事,根本就兜不到一塊兒,他卻把這兩件事看成互為因果?!未免也太過牽強,莫非這就是他讓尤麗蒂茜感到背叛且不回來的真正原因?奧菲歐愛的是男人?! (很扯的是,想被奧菲歐愛的男人們,都穿上了恨天高等級的高跟鞋,是指他們在模仿女人?或取代女人?或他們於奧菲歐的愛情中擔任女性角色?)

至於酒神女祭司,扮演了尤麗蒂茜的代言人或誘言人的角色。

祭司之職,本來就是溝通陰陽兩界,因此往往能明白神鬼的心聲。

女祭司從沈默的尤麗蒂茜嘴邊糾到了一條線頭,就不停歇的將那條線一直拉出來(線索),每一拉都令尤麗蒂茜說出一串破碎的語句(追查真相的線索)。積在身體愈上段的話愈輕快,積在身體愈是深處的極內心話,則愈低沈痛苦。而且說出真心話令尤麗蒂茜極為痛苦,說得她連滾帶爬,好像把內臟都挖出來一樣痛,似乎她是太愛他或自己太受傷了,而根本不願意對世間陳述那樣。

這一段尤麗蒂茜的真心話,女祭司與尤麗蒂茜跳的真是太好了!

當世上在風行著奧菲歐的說法時,女祭司們全都明白尤麗蒂茜未能發言的真相。所以聽到奧菲歐在臭彈自己的英勇癡情時,還覺得可忍,但聽到他怪罪此事害他決定要轉愛男人時,就覺得他皮在癢、太會胡扯而剝殺了他。

縱情性慾的女祭司們剝殺奧菲歐還有一個原因:才華能風靡眾女的奧菲歐,不來取悅她們女祭司,還想轉愛男人,等於是要跟她們搶男人。奧菲歐既能迷倒眾女,自也能迷倒眾男,若男人們都被迷跑了,她們日後要跟誰尋歡?

曾看過幾枚有關酒神祭司的作品,都提到酒神的信徒或祭司有“極殘暴”和“極淫蕩”的特性。

酒能亂性,酗酒成癮會把性格裏埋藏的亂因一舉掀開,並且毫無畏懼或羞恥的做到最極致。so平日會掩飾想做的醜事、想說的醜話,喝醉後卻做盡、說足,像有人清醒時很斯文,酒醉就家暴,這其實都是藉酒裝瘋。只因“萬物皆有神”的認知,就將責任推給了酒神。其實人類自己當對自己的言行負責,與其說是“酒神的信徒或祭司”,不如說是“酒的信徒或祭司”更恰當。

“蛇”,有嫉妒、欲望、死亡……等等危險意涵。

蛇的道具在舞劇中不斷出現,不只出現在地面上,也出現在人身上各處,有人被咬著、有人頂在頭上、有人拿在手上把玩、有人甚至是從口裏或陰部生出蛇來……還有些人,行進方式使他本身就像一尾蛇。

******

摘要整理一下此舞劇的妙處:

1.舞劇先以不同形式和人數來陳述這段故事,後因「死人無法說話,留下偌大空間給活人編織謊言,哄騙世間」為起想,採用類《羅生門》的重覆檢驗,做懸疑處的推理追究。

2. 用肢體的扭動、動盪做為語言的發聲動力,使說話成為舞蹈的一種。其中又以“抽絲剝繭”法更進階,因為能製造互動。

但中間有幾段群舞(不是指縱欲場面或排舞時)和獨舞,部份舞步或隊型過份零碎或無意識,建議調整。又,沒有見到明顯的冥王角色,不知是沒派這個角色,還是有派但沒他的戲?若讓尤麗蒂茜身兼冥王也可以是一版發展。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