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ease me「給普拉斯」 觀後感


作者:張輯米

看戲時間:4月18日,8:00pm
看戲地點: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廳

最近有一個汽車廣告甚為震撼人心,片段畫面是這樣的:
兩個小樹芽在一個高架橋下,一隻蝴蝶被關在房子裡往關上的窗戶玻璃撞,一棵都市的路樹用柵欄圍住,海豚在水族館裡看著鏡頭,鎖鏈鍊著狂叫且要衝出的狗,巨 大的虎鯨從水裡飛向水面,而水面外是環繞的觀眾席,最後,是一個水庫,水庫下方有著細細且強烈的水柱;搭配著瑞典樂團主唱極為動人的嗓音,唱出最後一句 「Release me」,劃下迴盪人心的句點。

看完周曼農、BABOO、徐堰鈴合作演出的「給普拉斯」正是給我以上的迴盪人心。
我心裡直想,BABOO轉性了。以往看他的戲,不能說不好看,但總覺得華麗卻空洞。這次的演出,因為我一樣用了勞力換了門票,沒想到竟是坐在最前排,距離舞台線只有一公尺的距離。看了這樣的演出,讓我覺得我還需要付出些什麼,才足以報償他們給我的。

在此之前我是不認識這位女作家的,但因為這部戲,讓我認識了她-
Sylvia Plath,她用這世界僅有卻不足的文字,爆發出花火,得以讓我們感同身受。但,限於我所僅有的文字太少,無法完整表達我那內心滿滿的悲傷以及讚嘆!

我沒有睡而且興奮
我總對朋友說,這幾年我看戲狀況變得很糟,演員走出來10秒鐘,無論有沒有說話,我的身體就自動決定會不會睡,為什麼要睡?怕導演問我好不好看,我又卒仔 的不敢說出哪裡不好看,只好選擇睡覺,這樣我就根本沒有資格作評論,就像中途離席一般。但很奇妙的,倘若演到中間,戲變得好看,我竟也就自然醒來,於是我 就漸漸以哪段有睡來得知哪裡好看。

舞台,像是一大張飄落卻未落地的白紙,父親的椅子在白紙的上面,底下有著一池水,白紙破口底有個未知的門,而破口前則是這恐懼女王的王座。

我是多麼的白阿
當白紙落下與舞台結合消失,投影的格子又壓在白紙上,又是一幅悲傷的畫。投影在這部戲也被結合的相當美麗,精簡的畫面與舞台、表演者構成對話,若說是台灣的DV8可能也不為過。

而飾演父親的張曉雄,相對徐堰鈴則完全沒有語言,憑著一股雄性的氣味游動在舞台間。而張曉雄在這樣的演出裡面讓人完全看不出來他是舞者的出身,會讓不認識 的人問「他是演員還是舞者?」。是,張曉雄的演出讓人感到驚豔,舞與戲完全沒有間隙,這應該是抱著來看徐堰鈴的觀眾一個意外禮物。

或者是說整部戲的結合無縫,讓人無從得知,究竟哪個部份是編劇,還是導演,那些是又演員所完成的。徐堰鈴在兩個小時的時間,把Sylvia Plath和她對Sylvia Plath的感覺釋放瀰漫在劇場,對於文字以及這個世界不斷地吶喊「Release me」,把編劇留在紙上的文字釋放在舞台上,讓詩的本體不需要被聽到、看到,它直接就展現在身體。

時而狂喜,時而羞澀、時而憤怒,幾乎把人所能有的情緒都展現,而且往往都是從100掉到0,又從0衝到100,其波動不曾停過。若要說一人飾演多角,恐怕還無法表現出這種可能性,唯有就是她一人一角,才能展現這無限的極致美麗。

過去曾看過徐堰鈴的演出,感覺其實平平,她的表演很精準而且簡潔,沒有多餘的殘枝末節留在身上,知道是一個好演員,但是似乎僅止而已,我無法在過去的那些演出看到角色裡面的花火。但這次的「給普拉斯」卻給了我一個相當不同於過去的她,她讓我看到她就是Sylvia,這恐懼的女王。

文字對於Sylvia Plath像是這個世界給她的囚籠,她想說出的,想寫出的又不存在這裡,唯有死亡,唯有死亡才能完成。

而導演BABOO的敘述語言相當精練純熟而且簡潔,沒有那些會讓人感到”好看”的手法,就是讓演員”大大的演,爽爽的演”。這回到劇場最原始的一步,比起那些著重技巧、技術,足以讓人流下溼熱的淚。

很妙的是,BABOO人似乎也變得謙遜溫和,和我知道過去的那個牙尖嘴利,簡直是判若兩人。我距離一公尺看著徐堰鈴內含光芒的眼睛心想「BABOO你變得好美好深邃」。是的,”美麗而深邃”是我看「給普拉斯」最接近的感覺,當然,這五個字還距離我心裡的相差十萬八千里。

片段、破碎、重組是我在寫這篇不斷重現的,我已經極盡囚籠之能力將其可讀性提高。或許是看完這部戲之後,讓我把文字與內心也拆解而重組。

汽車廣告短片

Release me

I am the wilderness locked in a cage
I am a growing force you kept in place
I am a tree reaching for the sun
Please don’t hold me down
Please don’t hold me down

I am a rolling wave without the motion
A glass of water longing for the ocean
I am an asphalt flower breaking free but you keep stopping me
Release me
Release me

I am the rain that’s coming down on you
That you shielded yourse if from with a roof
I have the fire burning desperately but you’re controlling me
Release me
Release me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