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記行政院前的行動劇「抗議政府大跳票,樂生變廢墟」


文/snow



這是一篇演前預報。



下午三點,我抵達行政院門口,前面聚集上百群眾,約與阻擋在車道前的警察人數相當。



所有這些公權力的暴力,以及所有從弱勢團體長出來的力量讓我們明白,我們在談的,不是中產階級嘴巴裡的自由、人權,而是對抗這條國家劃出來的“線”!我們站出來,就是要對抗國家的暴力」教授中間一度沒有使用大聲公,而是激動的對著空氣大吼,但我們卻反而聽得更清楚。



這次的聚集源自於1125早上,樂生院區遭到捷運局強貼拆遷公告,公告上面表示,121之後將隨時派員進入院區,並強制拆除樂生院舍。而這意味著去年政府所承諾的40棟保留方案,將只有15棟供院名居住,另外25棟院舍,則將在捷運施工範圍內任憑棄置,淪為廢墟,而院民也仍將面臨迫遷。


斗大的白色布條中間,寫著藍色的「馬」與綠色的「扁」組成的「騙」字。


快四點時,行政院的官員在十多人警力的戒護下,走到大聲公旁,群眾們開始在台下鼓譟:「怕什麼!」、「警察為什麼不保護人民,只保護官員?」而官員則在包圍她的媒體攝影機前說著話,但說的內容似乎反映出她並不太清楚大家在訴求什麼。於是,樂青帶著群眾一起再重複了一次訴求:


一、 依法指定古蹟前不得動工

二、 院區全數供院民安全居住

三、 不得以圍籬限制院民進入保留房舍

四、 先搭建對外便橋再行施工



「我們的訴求相當清楚,可否請您關於這幾點做出回應,並告訴我們一個處理的期限?」樂青代表說完將大聲公遞交到她的手上。



「謝謝。」行政院官員快速在戒護下離去。



群眾再度開始鼓譟:「謝謝?」、「真謝謝你來看我們!」

於是,這一次不等警察圍起拒馬,大家開始將先前準備好的木製圍籬放於車道口的警察前面,在圍籬後方高喊口號:「反隔離、撤圍籬」、「反廢墟、訂古蹟」、「反迫遷、要家園」。


而阿公阿嬤則坐在警察旁邊。


關於家以及家的想像


遊民卜派:「我是之前寶藏巖的居民,在寶藏巖拆遷之後,我現在住在高速公路下,我只是想問問大家,為什麼你們都有家,而我沒有?」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樂生走了這麼久,只是為了讓阿公阿嬤們有一個家,台灣同志運動走這麼久,也是希望同志也能組成他們的家,台灣勞工運動走這麼久,也是希望勞工擁有養家的能力



其他發言的,還有樂青、三鶯部落的人和野草莓的學生。警察們有的交頭接耳,有的在笑,但多數的時候,他們面無表情。



樂青:「這些訴求是如此的卑微!雖然我們沒有公權力、也沒有行政資源,但是,我們至少還有聲音!現在,讓我們一起來唱歌!」於是,在樂生院的阿公帶領下,大家開始唱起了「弱勢者戰歌」,一位同學則在歌聲中,一一將剛架好的木製圍籬推倒。



今天的行動劇,便結束在口號聲和歌聲裡,參與的人們排成了長長的隊伍,走向前去擁抱坐在椅子上的樂生院的阿公阿嬤,坐在右手邊的張伯伯前一陣子連床都被拿走,而這幾天也不斷有便衣警察、捷運局的人、調查局的人在院區出沒。



這是一篇演前預報。


121或之後的任何一日前,阿公阿嬤將持續擔心著什麼時候,怪手會開進來,自己將無家可歸,度過越來越寒冷的冬天。



這是一篇演前預報,只要還有聲音,明天或者後天,行動還會繼續。



這是一篇演前預報,因為未來的劇本尚未書寫,而戲尚未落幕。

相關閱讀:

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Comments
  1. 小粒

    在PTT看到這篇連進來。
    真好,貼這文上PTT戲劇版。給你拍拍手。

    以下讓我用日日春經驗亂入一下:
    拖了十一年,政府永遠以"要有社會共識"為藉口,今年日日春人仰馬翻辦了公民論壇,最後得出的結果是十八位公民全數通過決議娼、嫖、仲介第三人都不該罰,結果政府的反應是啥?
    「會當做參考。」早知道會有的官腔。
    —————–
    何春蕤老師說得好:「公民會議真正的意義在於顯示:只要有足夠資訊,多元的討論,就算是很有污名和爭議的議題,成見都是可能消除的,人們是可能達成開明的共識的。換句話說,現在成見橫行,歧視滿天,就是政府失職,是政府容許而且利用成見。」

    我們沒有否定「社會共識」的重要性,但如果執政者真的苦民所苦,更應該帶頭給更多資源去創造社會共識(就像陳雲林來時,馬英九不但自己上媒體、還要一級首長上電視,為什麼面對工商團體利益馬英九如此積極,面對底層人民卻推三阻四?),而不是拿「缺乏社會共識」當檔箭牌。
    ——————-
    聽日日春的朋友說上週我沒去的行政院抗議活動:公民會議的公民來了好幾個,對方派出的狗官嚷嚷著要顧慮一般民眾的接受度,公民站出來,說,我們就是一般民眾(爽!)….,小姐也出來了,生存的急迫直逼到官府面前…..但他們仍然打著官腔,不斷迴避。抗爭永遠不會結束。

    樂生、性工作者、外勞、工人。

    看PTT的政黑板心會超寒的,一堆人認為新莊交通混亂,捷運永遠蓋不好是樂生搞抗爭的緣故;唉,為甚麼明明是政策失當、政府失職,卻讓一般老百姓轉而去犧牲更為弱勢的漢生病友呢?
    永遠只是弱勢的欺負更弱勢的,沒錢的侵佔更沒錢的;並沒有真正的解決問題,只是把問題的成本不斷轉嫁到最底層的底層……
    他媽的政府。

  2. 我是這麼想的,
    我每個月至少會去看鮑爺爺一次,

    各位可以也給自己一個理由,
    就給自己每個月一天上午或下午的時間,
    讓自己出現在樂生院裡,
    有認識的阿公阿嬤,就去找他們吧,
    沒有認識的,就對院裡妳剛好碰見的阿公或阿嬤微個笑,
    問問安,阿公貴姓,近來好嗎?吃飽沒?
    久了,在樂生就會有一個妳每次必去的院舍了。
    不然,請跟阿忠約好時間,我帶妳們去認識鮑爺爺。
    鮑爺爺的鄉音不好聽懂,反正去久了,妳也會像我這樣聽得懂的。

    樂生院還在,阿公阿嬤也還在,妳們
    當然也還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