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澳門藝穗節:扭曲與破除《扭曲二手童話歌舞劇》

作者:薛西

日期:2009‧4‧16
地點:勞校幼稚園舊址
團體:澳門國際表演藝術會(IPAAM)

對小孩而言,童話是溫馨而奇妙的,可是到了大人手中,往往變成虛假與無稽。《扭曲二手童話歌舞劇》顯然不是給小孩看的,而是為大人精心準備的「加味」料理,因此聲明「16歲未滿,不得入場」。可是有些演出很喜歡聲明這聲明那,看完之後卻不覺那麼應該限制,因而這聲明反而產生觀者的感受落差。不過我敢拍胸脯保證,這一齣肯定不會受此責難,即便小孩來到,說不定還比大人笑得更用力!

這演出擺明就是要讓你笑到不行,而且確實也做到了。上半場,兩名演員準備演出小紅帽的故事,可劇本怎麼也找不到,只好轉問觀眾,誰記得這故事講什麼?此外更是隨手抓來到處捶打,體似金剛的工人扮演小紅帽,說故事的人則被迫自任大野狼和奶奶。到了下半場,誇張地只訂來一株盆栽當做森林,於是所有觀眾被迫起立,舉起雙手,充當「一整片」森林,故事的演繹更如一場鬧劇,追追打打,笑料百出。總之,我怎麼形容皆無法表達這齣戲的喜鬧,反正就像混秀場出來的老牌綜藝節目主持人常說的,在秀場,要有辦法每隔十五秒讓觀眾笑一次。這齣戲就是十足的Show,一路到底,總是有梗。

在這樣的時刻,虛假或者無稽,溫馨或者奇妙已經不再重要,尤其看著金剛工人扮成小紅帽,還走到觀眾身旁打情罵俏,已經讓你忘了前一分鐘誰背叛了你,前一小時誰斥責了你,生活的表情喜怒無常,適時放鬆是不變真理。

可是,這樣說來,是否便完全不需要深究此劇的意思?不盡然,無論何種性格的作品,應該都有它自身的運作邏輯。從劇名來看,推想「二手」的意思含括兩個面向,一為此段「因找不到原始劇本,而是透過觀眾的回答拼湊出的內容」,一乃「道具、服裝的刻意的粗糙濫製」;而「歌舞劇」的成分,突兀地出現在刻意設計的「中場休息」;結局更荒謬,大野狼和奶奶竟然變成一對幸福情侶,簡直是「SM」的極致化。果然啊,一切都被扭曲得不成「童形」了。

或者,小紅帽往觀眾席衝衝撞撞之時,因為演員的體型,讓我下意識地懼怕起來,這是否也閃顯自己心裡長久以來對於「小紅帽」的既定印象,業已僵固以致無法接受,就像知道楊貴妃原來是個臃腫女人的彼時,心裡著實震了一驚那樣(身材又不符合現代美感,怎會如此受寵?)。是故,扭曲有時也是一種破除,不見得是「往外」的,同樣關乎「向內」。

演出團體「澳門國際表演藝術會(IPAAM)」也很新,去年12月才成立,成員來自美、中、澳、紐、西等地,亦曾與國際戲劇與教育聯盟(IDEA)及各國藝術人士合作,從這次「一華人演員、六外籍演員」,以英語為主要語言的結構來看,果然具備多元兼而國際的架勢。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