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澳門藝穗節:遊戲與故事《玩‧風景2.1天井試驗版》

作者:薛西

日期:2009‧4‧17
地點:三巴角落天台酒吧
團體:凹凸之外

澳門藝穗好玩的地方在於表演空間的多樣性,《玩‧風景2.1天井試驗版》的演出場地是一間頂樓酒吧,觀眾透過地面的天井往下窺看舞台,舞者在一樓,樂手和多媒體設計各踞二樓的一個房間(一、二樓的區分採取台式定義)。樂手擾人的噪音敲響了故事,大聲抬頭抗議的舞者在樂手說聲對不起之後,於樂手的樂音下興然起舞,極富水墨感的即時多媒體影像同時加入,倏忽間,在這一方擠仄的天地,樓上樓下的三個鄰人各自玩耍,卻又和諧地融為一體。

安排觀眾透過天井這樣的「俯視鏡頭」窺看演出的我們,因為視野的窄縮,以及成員分處高低樓層的設計,引發我們對於劇中人的好奇,甚至渴慕。而在旁鄰坐著許多閒聊酒客的私人酒吧裡看戲,更有一番鬧中取靜、忙中求閑的意味,也讓人見識到澳門藝穗節調度表演空間的執行能力。

若以此回觀編導獎禎耘去年入選兩廳院「新人新視野」的《玩‧風景1.0版》,便不由得惋惜《1.0版》實是擺錯地方,這一系列無疑更適合非制式劇場的環境加以搬演。不過《2.1天井試驗版》也有缺陷,在《1.0版》,我們清楚感受到故事的脈絡架構於「辦公室(機械化)人生的逃逸術」,《2.1天井試驗版》則背景不明,因此我們享受它的玩法、氣氛,可卻難以推理「是怎麼開始玩的」?「為什麼要玩」?或說,它更像作品中的一個段落,而非故事之全貌。

抑或,《2.1天井試驗版》若旨在「表達一種狀態」,純屬意象式的,則於細節上除去吊咖啡、吹泡泡等巧思之外,需要多加堆砌,半小時演出雖不長,可對於這樣較缺乏故事背景的作品,仍是不短。作品皆有其線條,有些倚賴情節,有些依憑意象的孕蘊,有些仰仗細節的加減,《2.1天井試驗版》是直平了些。

從編導2007年的《格子爬格子》、2008年《玩‧風景1.0版》到這次的《玩‧風景2.1天井試驗版》,她對空間的嘗試、視聽覺的運控,總能予人驚喜,接下來還是得回到一個老命題:如何說一個好故事?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