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貞葳X《黑盒子》:生命是一場搜尋活動

文字: 鄒欣寧
網站: 欣寧的文字收納室

一直到訪談最後,李貞葳才丟出這個重大消息:「我準備離開巴希瓦舞團(Batsheva Dance Company)了」。
 
不能不說是震驚的,畢竟李貞葳是台灣第一個進入巴希瓦舞團的職業舞者,而這個來自以色列的舞團,不只享譽國際,稱之為舞蹈時尚的寵兒也不為過。不只是2010年本團親自來台演出,養出了一票「Israel Style」舞迷;其後韓國環球芭蕾舞團來台,也將巴希瓦藝術總監Ohad Naharin的代表作Minus 7搬上舞台,馳名程度可見一斑。     
      
「這是我從學校畢業後待的第一個舞團,在這裡工作了五年,很舒適,很滿意,其實是可以無止盡待下去的,但我一直有很大的好奇心,想看更多地方,想體驗不同的動的方式⋯⋯」從二十三歲到二十八歲,作為舞者的第一波精華歲月,李貞葳都在巴希瓦度過,一路扎實學習巴希瓦特產的Gaga身體技巧、累積了豐富的世界巡演經驗、在舞者工作之外也和以色列的時尚、廣告、藝文有許多創意合作⋯⋯這段海綿般大量吸收汲取的時光,將李貞葳從初出茅廬的稚嫩舞者,變成一個更有自信和想法的舞蹈創作者。帶著這沉甸甸的收穫離開,其實不算可惜。
  
雖然待了五年,卻沒想長居於以色列,但這裡終究有它無可取代的好處,「這地方沒有對錯,你就是做自己想做的,很少人會否決你」。  
李貞葳說,巴希瓦舞團每年都會舉辦workshop,提供編創發表的機會。這是一個沒有任何限制的創作平台,「比如去年,我朋友竟然在台上玩了一整場的足球」,她笑著說,正因為沒有限制,也沒人告訴你舞蹈應該怎樣,什麼才叫對的舞蹈架構,「這方面真的打開我滿多的。身為一個藝術人或創作人,這很重要一旦有所謂的『正確』,創作就死掉了。」  
置身於這麼鼓勵創意的環境中,光是舞者一角當然無法滿足李貞葳。她經常利用工作閒暇擔任模特兒,參與廣告拍攝和走秀;而舞團提供的創作機會她同樣不放過,今年二度參與鈕扣計畫,她帶來的作品《黑盒子》,即是根據去年在舞團發表的作品重做修整。  
黑盒子是飛安事故後解謎的重要物件,一如題名予人異樣的懸疑和危險感,李貞葳強調這是一支「需要觀眾跟我合作完成的作品」,她希望觀眾一起搜尋什麼?解開什麼謎?這裡暫且賣個關子。可以預期的是,從鈕扣計畫第一年參與至今,這次,李貞葳將用她耀眼的成長,和台灣觀眾大聲宣告:I’M back        
(為Meimage 2014鈕扣計畫 採訪)

來源連結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