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劇場大補帖」演後論談﹙四﹚:談「現代劇場大補帖」整體

「現代劇場大補帖」演後論談
時間:2011510日晚上730
地點:黑眼睛排練室(中華路一段8563樓)
「現代劇場大補帖」製作團隊請參考:http://blog.roodo.com/hhung/archives/15287907.html
本次論談出席共31
    觀眾:丹丹、哲、Bonnie、Zaii、喬婷、陳果粒、加除、李文皓、梁元安、季彩琳、司媛婷、原本珊、林敬凱、陳佾均
    現代劇場大補帖.「冒犯觀眾的五種方法」劇組:阿咪、奶爸、曾俊嘉、陳明潔、吳芮甄、王馨瑩
    現代劇場大補帖.「美麗」劇組:羊理容、阿忠、逸亭
    現代劇場大補帖.「禿頭女高音的台北時間」.劇組:廖金旺
    黑眼睛:鴻鴻、素伶、嘉蔚
    每週看戲俱樂部:張吉米、林正尉、左一、瞇
記錄方式:
瞇現場記錄,記下發言概要,之後再寄給論談的參與者進行補充與修改。
攝影:左一

第四部份:談「現代劇場大補帖」整體
素伶:來談一下三齣戲的順序?
羊理容:這三個東西(反戲劇、殘酷劇場、荒謬劇場)是不是該正名?觀眾被吸引來是因為這些標籤。可是我自己有想到,有更好的名稱可以代表這次的三個演出。
鴻:所有的標籤,本來就都是需要被解釋的(所以我們節目冊很厚呵呵)。
羊理容:可是我覺得這個誤導性好大……。我看《禿頭女高音的台北時間》的時候,覺得很生氣。我覺得荒謬應該是對看的人來說,看的人覺得荒謬,而不是台上的人荒謬。
鴻鴻:編劇把日常生活有意義的話語,代換成沒有意義的話語。人物沒有自覺自己的荒謬,應該是這齣戲的設定。
羊理容:我覺得他們自己也覺得自己在講沒有意義的東西。
佾均:這整齣戲的邏輯,是不是有點像「冒犯觀眾」的數字密碼那段的邏輯?你覺得演員應該要表現得更自然嗎?不要好像自己都很抽離嗎?
羊理容:我覺得應該。我覺得荒謬其實更像,比如聽到坐在麥當勞的高中女生聊頭髮聊一個小時,在那邊討論頭髮亮不亮,頭髮亮不亮可以討論一個小時!這種出現在生活中的荒謬。
兔子T恤長髮女:我的票是朋友給我的,我是在完全不知道戲在演什麼的狀態下進場看戲的,所以我覺得衝擊蠻大的。原來我是進來被人家罵的。我沒有預期心態。所以我在想,如果是實驗劇場,是不是一開始要就不要下標(主題)?這樣觀眾就沒有框架。
鴻鴻:這是一個理想的狀態。可是觀眾會花750元來看一齣他不清楚到底在演什麼的戲嗎?觀眾都是非常貪婪而缺乏安全感的,他們都希望在開演之前就希望知道所有相關的消息、甚至是別人看過的評論,他才決定要不要去看這部戲。所以像妳真的是我們的理想觀眾(我們也希望之後我們做任何戲妳都直接買票來看!)但在宣傳就會有很多困難。所以我們在做戲時,事實上是在和已經有一些背景預設的觀眾溝通,重新對話。等於借力使力,藉著觀眾的誤解或被誤導來做更深入的溝通,在現代社會好像只能這樣子。
素伶:這次的狀況是我們把劇種標出來。
鴻鴻:等於是理論先行。
素伶:像「冒犯觀眾」的名字就太清楚了,但像「美麗」就沒有什麼問題。
鴻鴻:如果把「殘酷劇場」4個字拿掉,這齣戲本身就很純粹。如何不透漏任何內容,但觀眾還是會想來看,這是一個挑戰。
原本珊:我想講一個狀況是如果我只看到第一場,我會覺得很生氣,想要要求要退票,直到後面兩齣足以撫慰我。可是我在想,如果是一般觀眾走進劇場看到第一齣那樣的作品,無論覺得多難看多生氣都不會發聲的。只會回家覺得「噢!劇場好可怕!」就算票價只有250元應該還是會生氣。
素伶:第一個是定價的部分,如果只單做那齣戲(冒犯觀眾),我們就不會訂750元。第二個是,如果只做這部戲,可能也不會在三樓排練場,可能會是一個完整的舞台。
吉米:我覺得這次的宣傳,不會讓我想去看。它用了很多書本上的理論在說東西。我覺得前面的宣傳和演出本身沒有關係。我看宣傳的時候會想,「現代」「劇場」「大補帖」,那是什麼?補什麼?為什麼要補?我是誰?你們是誰?我覺得在建立關係的過程中,我不知道這齣戲跟我的關係。
鴻鴻:那你會想自己花錢買票去看的戲,的宣傳是怎樣?
佾均:吉米講的和我的經驗不太一樣。我對「現代劇場大補帖」有興趣是因為,這個題目我們一天都晚都碰到,所以就會想來看看是怎麼一回事。我覺得戲劇系的學生,應該會被這個吸引耶!
吉米:可是學生根本付不起750
劇組:學生票600
某觀眾(男):如果有一個劇組經過再創作來詮釋當代經典,我覺得可以獲得很多資訊。
左一:本來,我看到這七個大字,我想如果我一個晚上就可以補足的話,好像很不錯。可是後來我發現DM的訊息對我來說很混亂,加上看到票價750,就想算了。如果是國際團,我可能會覺得機會難得,票價高一點可能也會去看。當然國際團不一定就會比較好看。
劇組:750已經是我們算得出來的最低票價。就算全部賣光還是虧。
瞇:後來票房還不錯,你們覺得票房提升的原因?
鴻鴻:我想是演後的口碑吧!前幾天演出的口碑有帶動後來的票房。看意見調查表覺得有這個可能。
正尉:題名是「現代劇場大補帖」,會吸引到誰都很難講,但至少我跟佾均這種愛碰書的人會狂熱一點。但我想提出DM設計的問題,我們現在無法再用一張EDM便能吸引大家注意,設計者必須要去思考到各種尺寸圖檔show出的視覺效果,能不能小尺寸也有其張力?畢竟,設計圖如果轉貼到FB、噗浪、這是最為直接的傳媒,而不再是電子郵件。這次活動設計不彰,在臉書上的顯示其實就一小塊黃黃的,沒有吸引人的地方,更看不太清楚,我認為不會吸引到更多觀眾。
吉米:為什麼用「大補帖」?感覺好像暗示盜版?而且,「大補帖」一開始是一種泡麵的名字,後來有人用來代表很多好康軟體的光碟。「大補帖」這個訊息有點複雜,我無法在第一時間明白。
鴻鴻:那「美麗2011」呢?
吉米:「美麗2011」。2011就是年代呀。
鴻鴻:那「美麗」?
吉米:「美麗」,從直覺上去理解,可能是跟美麗相關的,也可能是要談醜陋,總之會聯想到跟「美麗」相關的延伸。可是「現代」「劇場」「大補帖」,這樣的訊息讓我不太瞭解。
劇組:文案有說。
吉米:可是我不想看後面的文案呀!
正尉:聽到吉米講的,我剛剛腦中飄到周書毅X謝杰廷的「詩剝裂」。這詞來自保羅策蘭的詩,也是譯音,但譯成「詩剝裂」就成了更具感官的表現,於是我覺得這個名字很不錯。它呈現方式是舞蹈和音樂,加上「詩」「剝」「裂」,有更多意象會被想像出來。即使未讀策蘭的詩,觀者也可以很投入想像,在南海藝廊也辦過相關的詩展。舞蹈與這幾個具有意象的字,很令人有想像空間,感覺契合,可以吸引到很多人。也許可以不用硬梆梆的「現代」、「劇場」、「大補帖」,可以思考更多可能。
素伶:我覺得「現代劇場大補帖」其實是想弄一個「展」。鴻鴻希望大家可以在一個晚上可以看到全部。
吉米:那如果是「現代劇場之夜」呢?
佾均:那聽起來很像「電機之夜」之類的。
左一:「現代劇場大補帖」,聽起來很像是一本新書。
劇組(喔喔喔並面面相覷)。
某觀眾:如果是戲劇節,票價750就覺得很便宜。
奶爸:現場有一些觀眾,我想瞭解一下他們是為什麼買票?是什麼吸引他們買票?
戴眼鏡捲髮媽媽:我是上班族,所以票價對我來說OK我看報紙記者的藝文報導,說台灣的戲劇不好看,現代劇場大補帖要演出不一樣的戲劇,我很好奇究竟是怎樣的戲,另一個原因是牯嶺街的演出作品較具批判、社會性質,就決定看戲了我對台灣藝術生態是關心的。我有很多同事可能都不會看。不過,我會跟他們說,下次演美麗的時候,你一定要看。
素伶:當我們說主要觀眾群是在學生,不代表不推其他觀眾。當然我們很希望全部的人都來看。
哲:我是看到「現代劇場大補帖」這個名稱來看。
灰色POLO我是剛好要考戲劇系轉學考。
廖金旺:可是我覺得可能會誤導你們。
鴻鴻:而且台灣的西方劇場史,基本上都是美國人寫的,我覺得有很多偏差,需要批判性地閱讀。
原本珊:原本一開始是我自己想看《美麗2011》。但後來我覺得像荒謬劇或殘酷劇場這樣的戲劇演出很難得,所以我才安排學弟妹跟我一起來看他們平常不一定會自己想看的演出。
果粒:如果我沒有拿到DM沒看到文案我可能不會來看戲,一個原因是當我瀏覽售票系統時「現代劇場大補帖」幾個字太薄弱甚至注意力會被前後幾個有打上劇團名稱的戲給分散。而拿到DM會來看戲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是黑眼睛的。另一個原因是,跟前面所提的口碑有關,朋友非常誇張的說貸款也要看而且她說美麗明年不一定會演,當然我發現我被騙了哈(指美麗明年會演)。剛看完「冒犯觀眾」時總覺得不夠,也沒被冒犯到,而又因為不斷在思考「反戲劇」、「荒謬劇」到底應該是怎樣時,那個期待跟落差到最後走出劇場,會覺得還是就像平常一般只是在看一部戲而已。另外,我覺得宣傳沒有打各自的戲名,很可惜,因為三齣戲的觀眾群可能是不一樣的。還有因為我有在看衛生紙詩刊,重複曝光的訊息總是會讓我覺得應該看一下。
素伶:堵到誰(觀眾)這件事,應該是一半一半。
果粒:不過我看完還是開心的。
素伶:哪個部分開心?
果粒:我在想,如果它真的燈亮燈暗就結束,我就會超開心!幹!真的有人敢這樣做!(指「冒犯觀眾」的第一段)。就像是這樣,讓我思考,開心的原因不在我覺得這部戲好不好看,而在於戲結束後讓我有更多的思考進而獲得。
橘色長裙妹:我想要講順序。我看第三齣的時候,情緒還一直受到「美麗」干擾。「美麗」可不可以擺在最後面?
素伶:如果美麗在最後面,觀眾可能撐不到最後。
羊理容:「現代劇場大補帖」這個企劃名稱讓我有一點模糊。會讓我誤以為那是在談那些東西的實踐。
佾均:模糊是好的吧?
禮榕:可是………
左一:太模糊了?
羊理容:「禿頭女高音的台北時間」,到底是想要做原創的意念,還是導演的概念?
鴻鴻:我覺得金旺在做的,就是平行解讀。它有好多線,可以自己去抽。
羊理容:我對金旺的興趣,勝過對劇本的興趣。但看這齣戲的時候,我覺得伊歐涅斯科強過金旺的東西。我會覺得可惜。
鴻鴻:所謂的導演,本來就不是編劇,他在做別人的東西,本來就會有拉扯。
羊理容:是在金旺身上做伊歐涅斯科,還是在伊歐涅斯科身上做金旺?這是身體和外套的問題。「冒犯觀眾」因為不完全,所以沒有這個問題。
鴻鴻:那是因為「冒犯觀眾」是做片段,每個導演處理一個面向就好,不需對全劇負責。反而整體構成了一個多面向。
禮榕:我覺得這齣戲應該是七個作品,而不是三個作品。
鴻鴻:或者是八個,金旺是兩個:)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