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綾金粉劇團《你從不知道我想做的不只是芭比女孩》

文字: 于善祿
網站: LULUSHARP


時間:2011年10月16日,週日20:00
地點:南海藝廊2F
演出:紅綾金粉劇團《你從不知道我想做的不只是芭比女孩》




我所看的這個場次,沒有DM上面所謂的「神秘嘉賓們」,就只有Queen Blue(林藍斯)和余大炳(余炳賢)兩位相當資深的扮裝皇后,其實沒有神秘嘉賓們,反而更能讓觀眾將目光集中在這兩位演員身上,對於熱愛表演的兩位演員而言,應該也是夢寐以求的事情吧!畢竟出道已經二十年的他們,在人生道路與演藝事業上,都曾遭逢不順遂與極大的打擊,前者為了達成父親的期待,慨然揮別如日中天的扮裝表演事業,成為不快樂的上班族,長達十年的歲月;而後者則是在演藝界打滾了二十年,除了大嘴吞拳頭、進軍好萊塢,以及近年的吸毒違警事件,與同期的藝人大小S、阿雅、吳佩慈等人相較,幾乎沒有什麼代表性作品。


從去年在紅樓劇場演出的《娘娘鎗末日大團結》開始(那個表演是個極度失敗之作,請參見http://mypaper.pchome.com.tw/yushanlu/post/1321800063),這已經是我第二度在劇場看到這兩位演員的表演,這次編導林國峰直接從他們身上的歷程挖故事,是一個誠懇而聰明的藝術創作選擇,讓觀眾看到在扮裝表演與演藝圈光環底下,真實而感人的演出,毫不做作,既可以在劇場裡的扮裝表演表現自我,也可以在現場真情流露的演出過程當中找到自我,應該多少有點戲劇治療的效果才對。

有一場戲是「真心話大冒險」,兩人輪流互相問對方三個問題,這些問題都非常地犀利,包括扮裝表演的心態、年齡、真愛、吸毒、不怎麼亮眼的演藝之路等等,問題相當犀利,回答也相當坦誠與真切,毫不隱瞞,大炳甚至毫不避諱吸毒事件的討論,說得深刻誠摯,自己也哽咽顫動,面對自己的問題,毋需再扮演,誠如他自己所說的,再怎麼樣的人生,都是他自己的人生,他都得去面對。

還有一段戲是大炳陳述他的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他以為他終於碰到真愛了(這位真愛名叫George,是西班牙人,長年在亞洲各城市旅居),但是卻罹患重病,因顧及大炳在臺演藝事業忙碌,為了不使大炳工作分心,好幾次都叫大炳別去香港或新加坡找他,其實大炳早已感覺不太對勁;等到那年的耶誕節,大炳再打電話去,已經是George的主治醫師接的電話了,意思是告訴大炳,George早已發病多時,並在兩禮拜前已經火化,令人鼻酸。這段愛情故事的陳述,還刻意包覆在探戈基本舞步的教學示範當中,藉由探戈舞蹈的拉扯與滑動,襯托這段愛情故事的糾結動人。

大炳還有一段與父親、扮裝、兒歌相關的痛徹心扉故事,也是一個男孩在長大的過程當中,把父親英雄形象殺滅的痛苦故事,還牽涉到父親對母親的毆打家暴,連帶著那首關於小羊的兒歌,便長久以來承載這麼巨大沉重的家醜與家暴陰影;到最後,在大炳與Queen Blue兩人回顧認識以來,一起表演,相互扶持的「姐妹情誼」,對於當下與未來,也相互擁抱與打氣,Queen Blue懇請大炳再次把那首兒歌唱出來,讓大炳(以及心中害怕多年的小羊)走出心裡的陰霾。

相較於大炳的幾段極富戲劇性的故事,Queen Blue則著重在交待成長經驗中,身體裡的「查某體」漸漸成形的過程,以及聽聞父親病危與病逝的惡耗,為了父親的遺志,從扮裝界大轉跑道,成為金融機構的業務員,過了十年非常不愉快的上班族生活,但體內那股扮裝表演的慾望,從來都沒有消失過。

至此,完全可以理解劇名為什麼要取為《你從不知道我想做的不只是芭比女孩》,這當然是從黃小琥的首張專輯《不只是朋友》(1990年發行,差不多也是Queen Blue和大炳初識的年代)挪借而來,並且聽說這首歌在同志圈裡相當流行──在光鮮亮麗的背後,還有許多感人肺腑的故事,演員、藝人、媒體人物、風雲人物等等,私底下也有家人、情人,可能有許多刻骨銘心的生命故事。編導以獨角戲、雙人秀、「姐妹談話」、偶有載歌載舞等表演形式,豐富並深化了這些故事,值得細細品嘗與推薦!

來源連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