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想劇場:逆旅

文字: 吉米不蘭卡
網站: La Casa de JimmyBlanca

時間:2011.12.23 7:30PM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名稱:狂想劇場  逆旅

因為飢餓的本能而跳上往南駛的火車、因為心靈的空虛而在不同的女人身邊流漣遊走,這是戰亂中被迫丟失自己姓名的父親,一段無奈卻無可挽回的歷程。藉由女兒的筆,將這些歷史人物重新返程,用文字這種無痛苦的方式再說一次故事,救贖了在歷史飄浪的父親,也讓父親身邊的人 (包含女兒)被療癒。

《逆旅》 的畫面營造美到不可方物。舞台上兩座微微高起的長方形平台,隔著無形的軌道與落差遙相望。這是南來北往的火車月台,也是黑水溝兩側的兩塊陸地。上頭的人們總是提著行李 (與人生的包袱),忙碌地走著。或坐下休息、或擁抱別離、或揮手相認,這小小的平台,承載著一場場聚與散。但終究就像花兒一樣,瞬開又即逝。然後,繼續期待下一個歸/來期。

《充滿詩意的舞台》

老舊的氣息、冷調得宜的光線;投影在地面的時鐘、背負著回憶的人們、匆匆來去的過往軌跡。這種種的因素加在一起,讓我莫名的喜歡這個作品。而且是第一個段落結束後,我就在心理吶喊著:「就是愛這個味兒啊!」再加上作品本身是從文字療癒做出發,完全撞中我的喜好。

我很喜歡用同一名女性演員來描述父親遷徙的歷史與情史。一路從青島、江西、桂林到南京,處處留情的父親,總是在各地留了感情債。只是時間感模糊了,一個接著一個的女人,彷彿就像是同一個,無疾而終的那一個。即使有了女兒,也離開了遙遠的大陸,心依舊是不定。就如同父親剛出生時,接生婆說的:這娃兒會飄流孤獨一生啊!

因為《逆旅》的故事線不完全線性, 時間與空間常常飛來跳去,演員便是觀眾唯一能區分「現在是什麼時候」的依據。但演員的詮釋常讓我有種無法親近的距離感,彷彿台上不是角色本身在說自己的話,而是演員在說一個遙遠的、不關己的故事。偏偏這故事的情感非常複雜,充滿著宿命、困惑、道德、背叛等各式掙扎,使得這吃得不夠透與不夠真實切骨的台詞成了這整齣作品最大的致命傷。

層層疊疊的情感,並不會因時間的前進而消逝。被記憶遺忘落下的,終究會藉由書寫或劇場或影像,再次洗滌重生。徘徊在歷史夾縫中的你,不需再孤單了,回來吧!

來源連結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