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藝愛樂管絃樂團:宜錦電音三太子 & 貝多芬的前世今生

文字: 吉米不蘭卡
網站: La Casa de JimmyBlanca

時間:2012.3.6 7:30PM 

地點:國家音樂廳

名稱:廣藝愛樂管絃樂團  宜錦電音三太子 & 貝多芬的前世今生 

這場演出由兩個段落組成:上半場是電子與傳統小提琴協奏曲,由李哲藝作曲加指揮,獨奏則是目前NSO首席李宜錦;下半場則由李哲藝混搭貝多芬的作品 (以交響曲為主),黃東漢指揮,由說書人引導介紹貝多芬的一生。

廣藝愛樂是個很新的團,2010年才成立。除了指揮與核心成員外,團員多是任務導向,也就是依據不同的演出,廣召樂手做不同的編制。加上這次的電音三太子,我總共聽過兩次廣藝愛樂的演出。我是個僅有木耳朵的觀眾,不常聽音樂會,說不出什麼特別的音樂質地。但從這兩場演出可以得知,這個團的年紀輕,做的嘗試也特別 (上一次演出是2011年與日本音樂家高木正勝合作。高木正勝的音樂純淨剔透,最有名的曲子Girls也有與廣藝愛樂共同演出) !

這次的電音三太子,同時使用了傳統小提琴與電子小提琴,對比「傳統」與「創新」,曲式的安排也正好是傳統小提琴演繹抒情、電子小提琴詮釋狂野。比較可惜的是,這樣抒情與狂野的交替固定,少了驚喜與變化。雖說最後有可愛的三太子們跑出來跳舞,也因為數量過少 (僅集中在舞台與前方觀眾席),讓預期心理該有的「高潮」或「重點」打了折扣。

這讓我想起2010台灣國際藝術節的《很久沒有敬我了你》,最後衝破單純影像2D,讓畫面中的小朋友從一整排國家劇院的門跑出來。那驚人的氣勢,帶來了久久不散的感動啊!或許,可以考慮舞台上不要撐著四尊不動的三太子,而是讓他們都能動起來,一起加入觀眾!(要玩就玩大一點咩 XD)

另外,我一直很好奇一個地方:燈光暗下,僅留指揮後方的一小塊長型地板區域做打燈,然後讓獨奏小提琴手從右走到左 (從電子小提琴換成傳統小提琴)。因為音樂在此時也都停了下來,感覺樂團似乎想做些戲劇效果,但我看不出來。私認為,沒有必要讓獨奏小提琴手刻意由左走到右或由右走到左,或許可以試著用燈光或是其他方式做雙面小提琴的切換。

下半場找了個說書人來敘述貝多芬的一生,感覺很像在聽「大哥哥講古典音樂家」的教學CD (哈哈哈)。這樣的做法不是不行,但當樂曲來到慷慨激昂處時,說書人的聲音和樂團的樂音是混在一起的。這問題特別發生在貝五第一樂章的進場,雖然說書人很準確的在時間內說完貝多芬所遭遇到的困境,讓樂團可以接著下「登登登登~登登登登~」,但,雙音交疊的過程真的有些惱人呀!

我很喜歡作曲家在貝九第四樂章藏了個《望春風》的旋律,讓人有驚喜感。只可惜這春風曇花一現,還只來這一次。奧客如我在想,不知道音樂有沒有辦法做得像戲劇一樣,多埋些復活節的彩蛋 (a.k.a.哏),讓曲調更多元豐富,也可以考驗觀眾的聽力,找出暗藏的玄機。

如同之前所提到的,這兩次看廣藝愛樂的演出都有不一樣的合作。我覺得呀,其實可以再玩得不守規矩一點 (Ex. 下次讓樂手跟三太子尬舞之類的 XD),讓每一次的出手都很新很瘋狂,創造屬於年輕新團的特色!

來源連結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