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劇場學校「春放2012」--<女僕>演前預報

圖/文:莊坤儒

「窗戶外面一片漆黑,
我什麼都看不見。」

兩個女僕人在女主人房間的一次華麗冒險。她們是聖經裡的愛麗絲,要在最可恥的扮演與最猛烈的探索中,展示一場你我生命共有的價值混淆遊戲。
呈現二十世紀法國作家惹內的自賤與下賤之作。展現人類錯誤自我追尋下的耀眼光輝。
--摘自小劇場學校「春放2012」宣傳

王瑋廉執導的這齣「春放2012」之<女僕>,是法國作家尚‧惹內的作品,對人性的自卑與犯罪有著深刻的省思。一開始夫人與女僕的對話,原來是純真的女僕在扮裝女主人的遊戲裡,藏著自卑的階級心態。於是用華服來征服渴望、用權威來滿足隱藏的反叛。而鬧鐘響了,女主人將要回家,幻想的遊戲便宣告終止,無法藉由戲劇發洩對女主人的怨憤,倆姊妹鬥嘴吵架,像是吃不到棒棒糖的小孩,就否定棒棒糖的存在、就用哭鬧反對自我的存在。之後,女主人回家,那寬容與驕傲的舉措,在物質欲望與倒下的椅子中左右搖擺,倆姊妹的唯唯諾諾,像是虛假的面具,隱藏了誣告男主人的禍心、隱藏了毒殺女主人的計謀。我們看著跋扈的女主人與想要弒主的女僕,價值觀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究竟誰是好人誰是壞人?擺盪的善與惡從戲裡面活生生的走向觀眾內心。


毒殺計劃的失敗,讓女僕們擔心誣告男主人的事件曝光,兩人從合作到仇視到犧牲,最後一幕,克萊兒的最終決定,是張力最高的片段。就連愛都能以這種扭曲的瘋狂形式呈現,除了嘲諷低下階層的無力,儀式性的赴死都必須在虛假的扮演中,一併毀去女主人的角色與誣告的罪人。劇終,克萊兒喝下毒茶,燈光暗。導演並沒有描寫接下來的結局。開放式的結尾訴說了人生雖然如此無奈,不論最後肉身是否存在,階級的原罪就像一齣不得不演的假戲,人們都是其中一份子,無法逃離。

這讓我想起葛林在《事物的核心》裡描述剛正不阿的斯高比,是如何從小小的放縱,內心的交戰,一步一步走向毀滅的結局。裡頭有一首詩〈我們都在墜落。這隻手也在墜落-/大家都得了一種無法抵抗的墜落症。/但是永遠有一個人以溫柔的雙手把所有人托住,墜落因此失敗〉。克萊兒就像是斯高比,不相信有雙手可以托住自己,認為她全身都塗滿了虛假與不忠實的潤滑油,只讓她從指縫裡滑過,才能得到救贖。但在最後儀式性的祭牲,我們仍能感受到人性裡頭,為愛犧牲奉獻的幽微光芒。

註:3/30~4/8小劇場學校的春放2012戲劇公演 3月30日~4月1日《女僕》 4月3日~4月5日《人魚》 4月6日~4月8日《白雪公主3D版》 地點:城中藝術街區 UrbanCoreCafe樓上三樓(台北市中華路一段89-6號三樓) 歡迎大家來小劇場學校,聊戲聊劇場。



Posted in 未分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