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新點子舞展:驫舞劇場 蘇威嘉-Freesteps 自由步

文字: 吉米不蘭卡
網站: La Casa de JimmyBlanca

時間:2015.05.31  2:30PM

名稱:2015新點子舞展 驫舞劇場 蘇威嘉-Freesteps 自由步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先來說個笑話:朋友的朋友提到,驫舞的蘇威嘉是不是最近有作品啊?(但怎麼都想不起來作品名稱) 然後,想著想著就冒出了作品的副標:蘇威嘉最色的想像。看來,不只作品主標 (名稱) 很重要,副標也是喔!
 

《自由步》並不是特別為新點子舞展而生的獨立舞作,而是九個編舞者日積月累的小品:獨舞、群舞、男生、女生都有。驫舞劇場在創立初期,無意間成了臺灣第一個全男子舞團,但從近幾個作品開始加入了女舞者的編制。

作品雖名為《自由步》,我卻一點都不覺得自由,應該要改名為《不自由步》才是。演出將燈光放到低限幽微,也多採區域性打燈,無意間產生了光線引導著身體前進的感覺。以第一段獨舞為例,燈光一開始先用spotlight的方式打在舞者身上 (是很不刺眼的那種),然後舞者從自己的身體中心出發、慢慢地向外扭動畫圈,越畫越大,但都不會超過光線打在地板上的圓形區域。接著,多了一區的燈光灑下,舞者自然而然、像是有趨光性的,隨著光線的方向移動,繞了一圈。

而我最喜歡的第三段群舞,六名女舞者跟著光線指引,以群體的概念,緩慢地從左上舞台,走對角線的來到右下舞台。過程中,由於光線昏暗,看不見舞者的表情,又舞衣是黑的,光裸的臂膀成了最明顯的視覺印象,或直或彎,或高或低,伸展或捲曲,每一個移動都有著趣味與變化,每一次前進都包含內在的迸發與外在的和諧。

除了光線給予的限制外,動作上也安排了直觀的限制:「只用」肩膀以上與腳尖移動;「只用」小碎步前進後退徘徊;「只用」身體上半身傳達快要爆炸的情緒,因為活動的區域被侷限在周圍舞者圍起的框框內。一直到第九支作品,才終於迎來了一點點的喘息。舞台是亮的,舞者們輕盈的跳躍,帶點驕傲的擺動,兩兩成對、穿插走動,讓我不禁想起今年初看的《Drumming》,雖然沒那麼整齊,但感覺到的愉悅與平衡是一樣的,最後還一起跳入了黑暗,結束這回合。

《自由步》簡化了舞台,放暗了燈光,抽離了故事,更將場上的彩度降至最低,單純只用肢體說話。少了很多可以表達的工具與方式,很不自由,但很細膩。

我一直在想,雖說呈現出來的樣貌是光線帶身體,但實際上燈光設計應該是看了作品才開始安排,所以是身體帶光線才對 (哈~)。然後啊,要怎樣才能有那麼自在的髖關節呀 @[email protected]

來源連結

發表迴響